羁旅之镇江:比法海更懂爱

December 12, 2015 (12:46 am)

Author:薛芒

Categories:累积印象漂流四方

Tags:白蛇传, 金山寺, 镇江

Comment(s):2 Comments

      镇江。

     

      我读中学时,课外教材里有一篇文章,是太祖当年的警卫员在后来写的回忆录。讲的是太祖晚年在剧院看戏《白蛇传》的事情。文章不长,很多内容我已模糊,但有一个情节却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观看演出的过程中,太祖全情投入,时而呜咽,时而流涕。作为警卫员的作者担心这样会影响领袖的形象,就在旁边时不时咳嗽两声,以警太祖。太祖不为所动,倒是多来两次后,旁边“和主席一起为这千古爱情动容”的其他观众们,纷纷给作者投来鄙夷的目光。

      演出结束后,太祖不顾劝阻,拖着抱恙的龙体,一定要上台和演员们握手。后面的故事估计您也听说过:太祖分别和白蛇、许仙单手握手;抖着双手和勇敢的青蛇热情握手;唯独直接无视了可怜的法海。

      这篇文章在那时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对太祖的某些看法。仅仅因为有一顶“浪漫主义诗人”的头衔就抵消罪恶,我断然不致于糊涂到这个程度。但能早几十年就能通过这么赤裸裸的表达憎恶、而旗帜鲜明地盖棺论定“法海你不懂爱”,倒也绝非常人可及。是的,太祖懂爱,观众懂爱,警卫员也及时回到了懂爱的群众当中。白蛇懂爱,许仙懂爱,勇敢的青蛇更懂爱。全天下唯独你这金山寺的老和尚法海不懂。这能不招人讨厌吗?

      只是后来,每每我回忆起他们看这出戏的细节,总会有一些疑惑。和主席一起沉浸在伟大爱情的全场观众们,为什么就不能像主席那样专注于戏本身,全然忘记了身外的世界?为什么主席身边的咳嗽声,可以在这个宏大剧场里传那么远、以至于招来齐刷刷的鄙夷的目光?极力压制的咳嗽和忘情的痛哭声到底哪个分贝更高?当时我真的想不明白。

      有人曾对我说过这样的话:爱是最美好的事情,但远不是最珍贵的。包括她在内的很多人的世界里,总有太多太多能打败爱情的东西。我想,当年那个剧场里的所有人,包括法海在内,一定会有人比太祖更懂爱。但那些“可以打败爱情”的东西,却一直在那个剧场上空盘旋着,控制着室内的空气和湿度。他们一边忍着眼泪,一边把目光偏离舞台,投向了别处。

      一屋子人陪着一个人,看着他作为一个观众在那里狂飙内心戏,想想也是醉了。真的蛮拼的。而透过今天的眼睛,我们看到的不是《白蛇传》,是《如何看<白蛇传>》这出戏。而“可以打败爱情”的那些东西,随着岁月流逝,也在每个人心里发生着转变。但仅仅在我们可以察觉到的周围世界里,又能有多少人可以摸着胸口,确信自己比法海更懂爱呢?

      站在镇江金山寺前,想着那个被伟大领袖直接无视的可怜老法海,我轻叹出一口气。这,加上不停的吃醋,又香又酸的醋,就是我这一小段旅程全部的意义。

      另外,对于有人曾对我说过的那段话,后来我也渐渐想明白想透彻想豁达了。我知道我特立独行的根源在哪里了:因为我对“美”的要求总高于“好”,也高于“美好”。而我又总是那么杞人忧天,担心有一天醒来我不再多愁善感。想来,这也是我为什么总那么孤独的理由之一吧。

     

(完成于2015.04.23上海)



(图片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

Previous Post:四月的谎言
Next Post:羁旅之扬州:小小的巧克力

Manage Blog

  1. Home
  2.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