羁旅之常州:不如不见

August 26, 2015 (7:45 pm)

Author:薛芒

Categories:累积印象漂流四方

Tags:不如不见, 好久不见, 常州, 懐かしい

Comment(s):1 Comment

      常州。

     

      (一)

     

      这个城市没有游记,假装发几张已烂熟于心风景照,似乎更像是为了遮掩这点;又或者来得更简单粗暴,照片明明就是为照片说明而存在的。又或者,在这个城市的每一天都不过是旧事重游,但早已无法记录了。

      五年前离开这座城市的前夜,阿伟陪我灌下两瓶白干,第二天一路催泪一路催吐。而这次离开的前夜,不过是浅酌十分钟,啤酒各两罐。阿伟说,哀而不伤肝。我说,伤你妹,一念酒仙,一念诗仙。一念成佛,一念成斗战胜佛。阿伟说,就你懂得多。

     

      (二)

     

      其间,散步十公里,去了在这个城市工作时常去的一家韩式料理店。一直觉得,可以挤进最伤感场景排行榜的不是“店还是那个店,人不是那个人”,而是,味道如昨,份量依旧,五年过去,价格不变。比一些号称五十年不变的东西更让人去火而窝心。

      坐在离柜台最近的一张桌子,点了石锅拌饭和紫菜包饭。吃到七八分饱后,目光也开始硬化,直直的,望向门外。老板是个韩国人,一脸质朴。五年前四十出头,五年后出一头华发。正在柜台里算账,察觉到有探照灯灯光从眼前路过,便停下手中活计,四处反探寻。

      我也软化目光,调转方向,对老板笑了笑,用英语问到:“Remember?”老板端详一阵,突然一惊:“我记得你。不过不用像以前那样用英文的,我现在中文已经马马虎虎了哦。”然后大笑起来,在我对面坐下。

      我说,老板你生意不错哦,门面往左直接胖一半,味道一样好。老板没接这个话茬,还在感慨,“真是好久不见,好久不见。真让人怀念啊。”那气氛一瞬间让我甚至觉得他嘴里马上会冒出“懐かしい”这个词来,反正日韩日韩,老板也是在日本学的厨艺。

      老板说,差不多有五年了吧?我说老板你记性真好,我要拜服了。老板说,以前和你吃饭的总是有一位女士,或者是一位女士加一位男士,或者是两位女士加一位男士。但一个人来这里吃饭,应该是第一次吧。我说:“老板你看过《最强大脑》这个电视节目吗?就这江苏台的。”没等老板接话,我又说:“其实我都没看过欸。可是老板,你说的话,我好像一句都听不懂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台湾腔,这酸爽,我自己都觉得满身鸡皮疙瘩。

      或许是老板的中文也真的只是马马虎虎的水平,居然没察觉出这老坛味。但就这字面的意思而言,他或许已经完全明白。他低头不语,片刻,又抬起头来,说:“你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老板要给我免单,我拒绝了。我说,老板你英语有进步没?老板说,还是比中文更好一些的。我说:“你知道货币的英文怎么说吗?currency。和它同词源的形容词是current。这个current还有个名词的意思:流,流动的流。老板,我很想要保留这顿饭的小票。所以,”我一边从钱包里掏钱,一边把桌旁的小票收进钱包里,“所以,我想要一个永远在我抽屉里停下不走的东西,就应该相应地,让一些本该一直流动的东西走出我这里。何况这currency也不过是经过了一下老板你的抽屉,到世界其他地方去而已嘛。”

      老板又一次低头不语,片刻,又抬起头来,说:“你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好久不见,唉,真会让人怀念的啊。”

      “彼此彼此。”我说。

     

      (三)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想象着没我的日子,原来你早已不再孤独。很多事情,等来不及才知道,而我们一生,又好像总在做这些徒劳无功的事情。心定于出生时,命定于选择时。你听不懂,没关系。

      好久不见,不如不见。《好久不见》,不如《不如不见》。求仁得仁,求情不行。

     

(2015.04.16完成于扬州)



(图片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

Previous Post:羁旅之扬州:小小的巧克力
Next Post:羁旅之上海:天空下的棋盘

Manage Blog

  1. Home
  2.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