羁旅之上海:天空下的棋盘

July 30, 2015 (9:58 am)

Author:薛芒

Categories:累积印象漂流四方

Tags:上海, 五子棋, 俄罗斯方块, 天空

Comment(s):No Comments

      当我从昏睡中醒过来的时候,飞机已经飞到了上海上空的乌云之下,时间下午六点,对流层。

      对于一个生长在山城的人来说,无论经历过多少次飞行,当透过机窗瞥见一座平原城市被那纵横交错的街道生生割成无数个整齐方块时,难免心生各种喟叹。这些喟叹包括:俄罗斯方块、学生时代的作文本、以及在作文本上下过的五子棋。看见一万个整齐方格在眼下却倍感此身卑微,还有比这更微妙而喧嚣的情绪吗?我没有答案。天空很空,对流层没有云。

      在朋友的住所附近,我眼里毫无美感的中国馆还是傻里傻气的杵在那里。从天空俯瞰像一个飞碟的奔驰文化中心,走近看更像哆啦A梦的铜锣烧。而且这个名字也吓了我一跳,以为奔驰不组装车改组装文化了,朋友解释了才知道是掏钱买冠名权。想想也是,会想出”the best or nothing”这种咬牙切齿广告词的企业,怎么也不似太有文化的模样。

      沿着历城路走着,向左拐到了上南路。沿途各种店铺林立。杂而不乱,整洁干净,有墨香和油香交错四溢。我总是对那些过于名声粗壮而捏不住玲珑心的知名景点提不起太大兴趣,市井人家的结界里,毛孔竖立,灵魂复活。操着我听不懂的上海话的老太太在路边闲聊;正把车停进逼仄划线区的一家男主,分毫不差,衬领挺括。四月春风里,树荫下。好像在类似这样的清晨,我也在一边风风火火给白衬衫扣着扣子冲出弄堂去,一边任由嘴里叼着的小杨生煎包被牙齿咬破流出口水来。像一条活泼的狗,从穿着校服、放学一起回家中学生小情侣中间直直地穿破过去,逃得远远的,逃到白云里。

      应该不是只有上海人才会把“老婆大人”这种名字拿来当作零食店的招牌,但好像无论是谁,都达不到一惊之下又一回味的叹服。腔调摆在那里,不怒自威,不服不行。所以我在那里立定,微微笑了。再想到如果换成“媳妇大人”或“堂客大人”的假设,我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眼角飙泪。

      透过泪珠抬起头,看着天空,才突然觉察,原来我们此生的绝大部分,不过都是被镶嵌在这不计其数的俄罗斯方块之间,寻找匹配,等着消除,却又心甘情愿做一颗五子棋子。所以,我们卑微又喧嚣如斯。

(完成于2015.04.14 常州)



(图片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

Previous Post:羁旅之常州:不如不见
Next Post:相宜

Manage Blog

  1. Home
  2.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