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证明那些扯着鸡蛋的爱情

July 23, 2011 (5:25 pm)

Author:薛芒

Categories:看法基本扯淡乱弹

Tags:扯蛋, 爱情, 鸡同鸭讲, 鸡蛋

Comment(s):59 Comments

      有次家里请钟点工,我无意中注意到做清洁的小伙子在用鸡毛掸子拂拭我那一排排蒙尘的书籍时,莫名的怔住了片刻。这让我没来由地觉得尴尬,甚至有些坐立不安。为了掩饰,我无话找话地痛惜着自己日渐衰退的阅读速度。他一语不发地听着,并没有停下或放慢手中的活儿。到收工准备离开的时候,小伙子说:“先生您书架上的书五颜六色的,真好看。”我还没来得及回应,他忽然害羞起来,说:“我打扫过很多家的书架,还是觉得像您这样有很多硬皮书的好做清洁。”

      我把这样一段经历镶嵌成一面小镜子,让你既可以把光线反射到身边人的脸上,也可以反射到窗外更远的地方。这句话的意思是:无论是听说还是经历过,你总会发现这个世界不管在哪个角落都能捡到类似的这样千篇一律的故事,而这些故事里千篇一律地有一千只说着鸡语的鸡对一千只只能听懂鸭语的鸭隔岸喊话,阐述着“鸡同鸭讲”的痛苦涵义。不故弄玄虚的说,如果我是一只鸡,大多数时候觉得和鸭也没什么好讲的。可与童年梦乡里在动物森林中来去自如的那种快感相比,揣着一颗鸡心在现实世界里奔跑,难免要和那些鸭肠、鹅肝、猪蹄、熊掌进行跨栏式交流。请原谅我在将要谈到恼人爱情时使用了这些略带不快的比喻,但对那些纠结男女们而言,这个问题具体化后往往直接挠中了他们的G点。在某鸡独守相思或尽人皆知地爱上了某鸭后总会忍不住发问:我要怎样让这只鸭子听懂我的爱情?我要怎样才能让这笨鸭子明白我甚至想和他一辈子在一起?

      作为一个修养良好的故事倾听者,我曾经无数次在咖啡馆里手捧咖啡,从我的那些女性朋友们脸上抓拍到面对这些问题时的痛苦表情。她们以移动硬盘似的容量和国企账本似的详实,罄竹难书地记录着那些累积着怨气的爱情诉求或者控诉。尽管这些桥段不时有花样翻新,却能在随手翻起的一本女性杂志里找到原型:“他天天面对我的微笑为什么总是没反应?”“今天和朋友聚餐的时候他为什么不愿当众说爱我?”“我花了一晚上做的爱心早餐他为什么说难吃?”“他为什么背着我把去欧洲七日游换成海南三日游然后把多出来的钱给双方父母买了礼物?”等等等等。或歇斯底里,或幽怨暗生,指向的却都是同一个事情的两个方面:那只笨头笨脑的鸭子要如何证明他誓死不渝的爱我?而我又要怎样给那只笨头笨脑的鸭子证明我那独一无二的爱情?我不知道是谁发明了“呆头鸭”这么贴切的比喻,反正在咖啡杯里升腾的氤氲中,我描摹出来的那些未曾谋面的男友或准男友们都是这样一个表情。而透过氤氲看过去,我的那些女性朋友们的脸又都幻化出一副承受着禽流感的可怜小鸡模样。

      “证明一个理论的正确往往比提出这个理论更加困难”,在科学界流行着这样的话。这其实只有半句,另外半句憋在了咬着牙根佯装无所谓的科学家们的嘴里。这半句是:“让你们这群笨蛋理解这个证明的正确性更是难如登天。”纵观人类科学史,你会沮丧地发现很多科学家的知音都在其身后几十甚至上百年才出现。具有大致相当的知识及理论基础的科学家之间尚且如此,给生活在另外一种世界的人们描述及证明某种光怪陆离该有多么难以言说?

      讲一个古希腊的故事先吧。哲学家兼科学家泰勒斯在夜里仰望星空却掉进了脚下的大坑,招致了众人的嘲笑。大儒心宽体胖不计较,但也一心想给众人证明抽象知识的价值。于是他做了这么一件事:凭借仰望星空得来的天文知识,在预见橄榄大丰收的那一年,靠提前垄断榨油机发了一回横财。

      每每想起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的情绪都很复杂。先替泰老师暗暗捏一把汗:如果他是在研究量子理论或者狭义相对论时掉进了坑里,又该如何是好?接着又泛出些酸楚的味道:泰老师想要证明天文学的价值,却只能借助现世所能理解的金钱,而不能对他们说诸如“在仰望星空里我感到灵魂的纯净和飞升”之类更靠近本质、但听来蠢不可及的话。

      这个小故事成了我对那些一心想要证明爱情的小鸡们常用的段子,而我也愿意对她们不厌其烦地布道那些听起来蠢不可及的真理。“证明爱一个人往往比爱这个人更加艰难”这正是爱情里不讨人喜的真理的代表。泰勒斯可以不用理会外面的世界,我爱你,却总想让你知道。但无论爱得肤浅还是深刻,总有一些爱意被天然地阻隔开来而无法送达。但我们常常欣喜地观测到这样的事实:即使在看到或触摸到这层与生俱来的隔膜的情况下,很多人仍不曾放弃。“虽九死其犹未悔”,这本是爱情的真谛之一。而这隔膜划出人与人之间迥异的个人世界的界线,让每个人的价值和爱情表现得多样而独立。让每一份爱得咬牙切齿的感情都被证明得波澜壮阔或百转千回,这也是爱情的魔力和魅力。

      还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眼里闪着狂热光芒的女人把一个不知所措的男人扑到脚下的大坑里。男人下意识地奋起反抗,未果。此处省略一千字后,女人心满意足的起身。男人绊着裤管从坑里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对女人说:“原来你只是想扯扯我的蛋蛋而已啊,我还以为是想偷我口袋里的鸡蛋呢。”

      别急着反驳我严重歪曲了这个在网络界和短信界广为流传的段子。我只是想说:在我们为某只小鸡义无反顾地扑向某只小鸭的感人瞬间抹眼泪的时候,谁介意这是扯蛋还是扯着鸡蛋的爱情?

ps: 1. 本文原是平媒稿件,小编嫌字数超标,要我删字。我嫌麻烦,且懒,最终我俩对嫌,文章流产。

2. 这让我想起了那些专栏作家,脑海中浮现他们被强行挤压进一个玻璃小箱子的画面。

3. 好像真的很久没更新了,有同学都回国玩了一圈又准备回去了。一路顺风。

4. 前天看域名列表的时候,发现友链里的一位朋友的域名居然掉下来了。看来博客如果不是有专攻,仅凭热情是很难写下去的。如果,如果先有推特微博,后发明博客,这个世界还是要美好很多的。



(图片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

Previous Post:向记忆道歉
Next Post:和全世界的内裤撞衫

Manage Blog

  1. Home
  2.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