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全世界的内裤撞衫

June 9, 2011 (2:19 am)

Author:薛芒

Categories:看法基本扯淡乱弹

Tags:公众猎奇, 公众窥探, 内裤, 励志, 去光环化, 身残志坚

Comment(s):22 Comments

      最近,欧美的心理学家们从象牙塔里架设望远镜打望传媒界时,声称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当一些公众人物被邀请在电视节目中露脸时,常常被要求即兴来一段与自身行当毫不相干的表演。比如在脱口秀节目中邀请沉默寡言的学者和观众讨论内衣,比如在脱衣秀节目中让巧舌如簧的政客们扮成矜持的淑女(我个人认为,这点对无所不能政治家们其实算不上什么刁难,毕竟一个不想当影帝的政治家不是一个好演员)。这种搭配看起来既混乱也混蛋,于是时尚界为此发明了一个单词:混搭。但奇怪的是,这种混搭节目的收视率往往比观看它的观众的血压飙升得还快。心理学家们认为这种现象反映了大众心理学里相当重要的一点:公众猎奇(public curiosity)。而你知道,公众人物显然是被奇怪猎杀的最佳对象。

      心理学家使用了“公众猎奇”这个词是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的精心考量的。在欧美的法学界和传媒学术界曾经提出了“公众关注(public concern)”和“公众兴趣(public interest)”两种说法,分别对应“公众对社会信息的基本知情权”和“引导公众进一步关注的特质”两个不同层面。如果抛开作用对象而只强调程度,“公众猎奇”可以理解为“不言而喻的公众兴趣”。不要被这些过于学术的词汇吓得畏畏缩缩,换成直白浅显的方式表述就是:不用你们媒体捣鼓宣传,就播这个准没错,咱老百姓从娘胎里出来就爱看你们扯犊子。

      比公众猎奇程度更深的叫做“公众窥探(public snooping)”。基本上,这是一个打着公众旗号的、美好而邪恶的词。比如,公众人物在电视上和观众讨论内衣,这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对公众人物深入了解的一种需求。但是如果狂热的粉丝还想更深入一点(比如更想知道公众人物穿什么内衣),这种任务只好拜托给传媒界的劳模——狗仔队了。如果你问我为什么这个词“美好而邪恶”,那只是对“一大早在拥挤的地铁上翻到报纸娱乐版,瞅到一条条转眼即忘但此刻带来偷窥快感的八卦新闻,但同时想到这是狗仔队们昨夜在没有星星的夜里蹲在蚊虫密集的花丛里才偷拍到的成果”这样一种复杂心情的简短描述罢了。

      另一方面,心理学家们的这个结论很容易得到赞同,因为这个结论如此浅显、正确,几乎跟没说一样。但如果去讨论发掘隐私的合法性问题又过于无聊,因为这个问题已经被说滥了。让公众人物参与与自身行当无关的事物,其核心意义是出于在从众环境下发酵出来的一种“把名人拉回普通人”的社会心理。名人们在自身不熟悉的领域发表见解或进行表演,绕开了其熟悉的领域和舞台,可以达到暂时从他们身上褪去光环的效果。这种符合公众口味的局面,也正是这种节目的卖点。换句话说,指望名人露拙丢脸出丑,对芸芸众生来说,是多么自然而又充满快感的事情。以中国的情况来说,围观群众内心里那总跳个不停的兴奋点提供了极好的证明:比如想看潘长江老师来个灌篮,或者听聂卫平老师给唱首歌。有意思的是,聂老师对媒体宣称过自己是围棋界里唱歌唱得最好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和聂老退役后总是行走在电视界、掌握了揣摩观众心理有关系。

      从来没有哪一个来到世间的个体生命终其一生后,被认为达到了天使一般完美的程度——何况天使还肥胳膊粗短腿外加胡乱放箭呢。在最终体会到“人无完人金无足赤”的普遍真理和生命的终极命运之后,我们总会不情愿地打断自己的翅膀或者把隐形的翅膀收起来,然后让自己的人生态度趋于一种近似听天由命的诅咒:“比我帅的没我聪明,比我聪明的没我帅,又帅又聪明的没有生出来。”这种“让名人露拙”或“去光环化”的节目受到喜爱和追捧,同时扮演着安慰剂的作用,有效地抚慰这着大众的这种心理。从明星们的角度来看,如果在某些特定场合里愿意主动参与到这种节目中,反倒会加深粉丝们对他们的喜爱和追捧。

      但事情有时候又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现今的社会流行一股以明星励志的风潮,而我们的媒体把另一种带有“平衡”效果的方式无节制地滥用,最终造成了一些负面的影响。不管是出于新闻性还是社会性的考虑,媒体容易对这样一种成功的公众人物进行过度地宣传和吹捧:他们生来具有某种严重缺陷,而这种缺陷对于他们为之奋斗的领域往往是致命的。而他们经过自身的努力或者获赠极好的运气最终获得了成功。这种故事的传奇性和教育示范性显而易见,但我要说的是,媒体本身的动机则容易招人质疑。

      先举一个虚拟的例子:著名NBA篮球巨星潘长江老师。也许你会忍不住发笑,但翻开NBA的历史,你会发现真有类似的其人其事。NBA历史上个子最矮的球员博格斯身高只有一米六零(想象一下他和姚明站在一起的场景),作为控球后卫他却将NBA最低助攻失误比的记录保持了近二十年。意大利国家队两届队长巴雷西和卡纳瓦罗的身高都是一米七五,在长人称霸后卫的足球世界里,这意味着在每次争顶头球时他们必须比其他后卫再多跳高至少五公分。这些例子不再虚拟,但欧美的媒体里面极少采用这种角度描述问题,也很少像陈冠希老师那样手握相机对着他们不知节制地拉近焦距。反观我们的媒体,则不厌其烦的唠叨和鼓吹类似“鼹鼠嗓唱出海豚音”之类的励志故事。谁都无法否认,这些“另类”故事里的明星们都以超乎寻常的毅力克服自身缺陷去获取了成功,但我总对把这些孤立而略带伤感事例到处宣讲的人怀有戒心。我们鼓励向上生长的活力,但对每一棵生为小草的种子描述和许诺参天大树的风光和愿景,你无论如何都得原谅我揣测他们心怀“让世界寸草不生”的恶意。



(图片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分享

Previous Post:谁来证明那些扯着鸡蛋的爱情
Next Post:知乎鸟儿问答(第一季)

Manage Blog

  1. Home
  2.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