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错觉和误解" 's Comment(s):

Author: 磊 潘

Time: January 1, 2007 (11:11 am)

对了,‘政治是男人的事情,但却是女人发明的’。虽然不能当真理,但也不是胡说八道。有些事我很少解释,但这件事解释一下好,因为要是理解成扔砖头的话就可惜了你那段话。我看了N遍,那段话。说的真好。发现没有,你要是情绪低落说出来的话格外精彩,这就是诗经里说的‘诗可以怨’吧,好诗是苦恼的产物,这是好事,新的一年里你将成为一个深刻而快乐的人,我负责快乐,你负责深刻,加油!好了,开玩笑了,机器猫会有的。新年快乐。

Author: 磊 潘

Time: March 17, 2007 (11:11 am)

你现在难过吗?我现在很难过,我一会儿讲个故事给你听,一个我不喜欢的故事。
白天的时候我看着越来越浓郁的春天就想画一幅画给你,一想到我们竟然不说话了,心就突然的疼。
我知道你上首页了,我很想过去说,我第一次给你留言的时候,手是颤抖的。

Author: Boubo

Time: December 15, 2007 (11:11 am)

想知道你身边的好玩儿事吗?来我家看看吧:)

Author: 深情相拥

Time: December 15, 2007 (11:11 am)

    我素来是个不相信命运的人,因为我一直认为自己才是命运的主人。而现在,我不得不承认,有些事情,是无力回天的。不过,你不是说过,没有遗憾的人生本来就是一种遗憾吗? 
    每个人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力,所以,你不用感到羞愧,也从来不曾渺小。
    偌大的世界,真正懂爱,相爱的人又有多少呢?有多少想念能变成牵挂,化成空气萦绕心间呢?既然已经到达,就少些悲伤吧,这是一种怎样的幸运啊。
    勇敢地选择吧,理想和现实总需要交集,孤独不是你的命运。

Author: 当幸福来敲门

Time: December 16, 2007 (11:11 am)

老大啊,喝酒这种事就我就可以了,不要两口子两口子的喊啊,听得我怪怪的。哈哈,等你回来,把酒畅谈

Author: gfp

Time: December 17, 2007 (11:11 am)

我不是很了解你,其实也没有权力来评价你,就是因为不了解,所以才犯错误。但是——
我想说,你到现在也只是一个男孩子。

Author:

Time: December 18, 2007 (11:11 am)

最近的你总是悲伤的,是因为每逢佳节倍思亲吗?就要放假了,准备去哪儿玩了没有?不要闷在房子里,外面的世界更宽阔,以前的你不是老想出去吗?既然出去了,就不要再回头看,也不要后悔,未来更加精彩。

Author: 羲羲妹

Time: December 18, 2007 (11:11 am)

当我们因为面对现实力所不能及时,会感到无比的疼痛,过去的经历也会在心里时常的隐隐作痛。是想家了吧?
突然想起你走前大家在一起聚时,我们还说给你寄些家乡的东西过来,想想都一年多了,还没有寄过,真是不好意思!说说你都想吃什么了?在我的QQ空间里留言吧,我们给你寄过来,以了你的思乡之苦哦!

Author: 磊 潘

Time: December 20, 2007 (11:11 am)

看到你的留言了,考的怎么样?一定行的。我的空间出问题了,就这么欢迎我吗?郁闷。
我最近挺用功的,有一天背了127个单词,神经病。怎么办,不会写不了博客了吧,我再试试吧。写不了我就把博客写在你这里。

Author: 磊 潘

Time: December 20, 2007 (11:11 am)

好了,我仁慈的主。又闯过了一关。你知道吗,刚才给你留言的时候,我是多么的伤感,‘再多的离舍和舍得 有时候不得不舍’——就是那种感觉。还有,你是不是不在了,要在啊,否则我会生气的,就这么不讲理。好了,我要走了。

Author: 磊 潘

Time: December 22, 2007 (11:11 am)

 “如果我们分散了,再见面还会这样好吗?”
 “会的,因为我们不想分散。”
尊敬的starrynight教授:爱是世上最重的力量,它等待着沉闷的人生,而不是被沉闷的人生等待。我这么傻都知道。

Author: 磊 潘

Time: December 22, 2007 (11:11 am)

我有个病态的爱好,喜欢考试,当然是我复习得好的。从考场出来,觉得世界都发光——至今无人跟我分享这种喜悦。

Author: MyZone

Time: December 24, 2007 (11:11 am)

怎么这么颓废哦,受了资本主义的毒害么?
你这样可有点不好,要批评你了。虽然每个人都会体会到生活的残酷和现实,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有黑暗就否认那些光明和温暖,它们也不是伪善,再如果有伪善,为什么我们没有找到真的东西?只能是因为我们的心里没有留一扇门。所以,你不能这样~,真的,想想你为什么去哪,当初是什么样的心情,为什么没有考虑到现在这种状态是自己承受不了的?是不是不够成熟,或者坚强,我见过很多从异国回来的人,也有很多留在那里的人,不管他们经历了什么,都是为了将来会更好。更进一点说,我觉得你把每天过好,你将来就会好。抛开那些所谓的政治和各种论调吧,你就是你,用自己的方式证明自己,不需要别人来不停的安慰和同情,当你强大的时候,才会发现其实周围的一切已经不能真的影响你了,而是他们都在适应你。加油!

Author: 磊 潘

Time: December 25, 2007 (11:11 am)

卡片放在空间里了,其实我不过圣诞节,但我有过有关圣诞节的很好的回忆,所以挺喜欢这个节日的。
节日的时候,还是那句话,温暖比狂欢重要。喜欢一个值得喜欢的人,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个从来不去喜欢别人的人,我认为也没有可爱之处。好了,还要去给别人留言,本来只想给你留完言就下线了,但,祝福是要送出去的。

Author: 磊 潘

Time: December 26, 2007 (11:11 am)

你对执子之手有印象吗?我以前以为他是个老奶奶。刚才在他的空间里看到一段话,好玩,你听: 从小学开始吧,就有写卡片的习惯了。圣诞、春节、同学生日……都会上街去挑选贺卡,用钢笔在上面写的工工整整的,送人。忘了是几年级了,一位女同学生日,写完之后,还往上面喷了香水——所谓的“香水”,其实是空气清新剂,味儿那个腻呀~~~
我笑了半天。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时候。天总是很冷,心总是很新年。

Author: 磊 潘

Time: December 27, 2007 (11:11 am)

我看电视里说你那里下雪了,还是暴雪,有一位青年开车撞进了正在直播的节目。那个主持人啊的一叫,我可喜欢听了。好了,说正经的,你在雪上写过字吗?我写过,那种很厚很大的雪,我就写三个字,下雪了。弱智啊。还有我昨天做梦梦见你了,根据中国人不堪一击的传统美德,是不是不应该说这事儿?我梦见在教室,然后我看见你,我说:天哪,他自我介绍了吗?我使劲回忆,在梦里,后来我想到一个终极答案,你没有上台做自我介绍,因为我们不是一个系的。还曾经有个人问我,梦是黑白的还是彩色的,我忘了我是怎么回答的。不过梦是彩色的,你穿的是一件蓝衣服。好了,我走了。

Author: 磊 潘

Time: December 29, 2007 (11:11 am)

常阿姨是小胖的奶奶,她是幼儿园的阿姨,所以我们全家都这么叫她,她还抱怨过,说你们这是什么辈?她会剪喜字,多复杂她都会,有个厚厚的账簿,里面夹着那些对我来说美轮美奂的图案。一有人结婚她就翻开那个本,我依在她身边想要一张,她说:你结婚的时候我把这些都给你。天知道我哪懂结婚是什么。我记得跟她说过:等我长大了,穿着高跟鞋来看你,给你买好吃的。我还没有长大,她就走了。而我长大了,也不穿高跟鞋。
外面飘雪了。

Author: 磊 潘

Time: December 29, 2007 (11:11 am)

风之语,轻轻听
一个日本老人唱的。

Author: 欣 曹

Time: December 30, 2007 (11:11 am)

祝同学新年快乐哟!

Author: x

Time: August 8, 2015 (3:40 am)

我只看到了这句“英语越说越流利”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