羁旅之扬州:小小的巧克力

      扬州。
     
      在去扬州的前夜,米虞同学反复给我强调,和我曾经深交浅识过的那些城市相比,即将去到的这个地方或许真会有些不同,而理由很可能却是:它太“小”了。我相信得出这么霸气的结论,并不是因为她花了四年时间在那里纵横捭阖而生出了一切尽在“掌握”之感。答案可能恰恰相反,但我不确定。我没法确定。
      我曾发明过一个方法来判断一个城市是大还是小:就是看这个城市的街道是如何命名。摊开地图,密密麻麻的街道名字里如果塞满了全国各大中城市、知名山川、江流湖泊,恭喜你,你到大城市铁岭了。但这个方法实在简陋到没什么科学依据,特大城市重庆立刻跳出来做反证把它灭了:我家乡街道那些名字的怪异程度,连我自己都害怕。但娇小的扬州此刻却像一个秀外慧中有担当的女子,似有若无之间,就用手里的针线把这个大窟窿给缝好了。你还在为娴熟的女红赞叹时,她已留下无缝的天衣,转身离去。
【阅读全文——共1564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