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证明那些扯着鸡蛋的爱情

      有次家里请钟点工,我无意中注意到做清洁的小伙子在用鸡毛掸子拂拭我那一排排蒙尘的书籍时,莫名的怔住了片刻。这让我没来由地觉得尴尬,甚至有些坐立不安。为了掩饰,我无话找话地痛惜着自己日渐衰退的阅读速度。他一语不发地听着,并没有停下或放慢手中的活儿。到收工准备离开的时候,小伙子说:“先生您书架上的书五颜六色的,真好看。”我还没来得及回应,他忽然害羞起来,说:“我打扫过很多家的书架,还是觉得像您这样有很多硬皮书的好做清洁。”
      我把这样一段经历镶嵌成一面小镜子,让你既可以把光线反射到身边人的脸上,也可以反射到窗外更远的地方。这句话的意思是:无论是听说还是经历过,你总会发现这个世界不管在哪个角落都能捡到类似的这样千篇一律的故事,而这些故事里千篇一律地有一千只说着鸡语的鸡对一千只只能听懂鸭语的鸭隔岸喊话,阐述着“鸡同鸭讲”的痛苦涵义。不故弄玄虚的说,如果我是一只鸡,大多数时候觉得和鸭也没什么好讲的。可与童年梦乡里在动物森林中来去自如的那种快感相比,揣着一颗鸡心在现实世界里奔跑,难免要和那些鸭肠、鹅肝、猪蹄、熊掌进行跨栏式交流。请原谅我在将要谈到恼人爱情时使用了这些略带不快的比喻,但对那些纠结男女们而言,这个问题具体化后往往直接挠中了他们的G点。在某鸡独守相思或尽人皆知地爱上了某鸭后总会忍不住发问:我要怎样让这只鸭子听懂我的爱情?我要怎样才能让这笨鸭子明白我甚至想和他一辈子在一起?
【阅读全文——共2300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