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扭曲的正义

      在我们被灌输了麻木和愚昧的脑子里,总有一些认为是不可辩驳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之所以不可辩驳,是我们想当然赋予给他们的绝对性,比如正义。
      如果我们认为世界上还有一些东西是永恒的,科学家会站出来说是时间和空间;如果我们认为世界上还有一些东西是终极的,无数的你和我会毫不犹豫大义凛然的把票投给正义。
      一般意义上,我们会认为真理是一个客观的认知陈述。如果你加上“相对”两个字,我认为你是对的。但我们却常常错误的认为正义是一个倾向性很强的主体感念。这种看法其实是我们的双眼被迷惑而在大脑中产生的错觉。正义其实很无辜,它存在于人类社会的意义往往只是一个工具,一个暴力工具所代表的符号。我们之所以认为正义是主观的,是因为我们想当然的认为自己站在了正义所庇护下的阵营里。当然可笑的是:正是我们主观的想当然,把一个明显是客观性质的工具强加了自己的色彩。即使是那些头脑相对清楚的人,在提及“敌对阵营自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代表”的这个事实的时候,也仅仅只是把它讥讽或抨击为“少数人的正义”。
【阅读全文——共2402字】

Read More...